黃西《沒關係啦自卑》:逃避不僅有用,簡直太爽了!

作者:焦点 来源:百科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4-05-23 18:41:00 评论数:

文:黃西

我是黃西一名自卑達人,常常有人說我遇事不積極,沒關喜歡逃避,係啦害怕面對,自卑似乎逃避已經成了自卑的逃避太爽代名詞。

黃西《沒關係啦自卑》:逃避不僅有用,簡直太爽了!

我覺得他們說得對,不僅自卑的有用人就是喜歡逃避,而逃避也的簡直確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但那又怎樣呢?前段時間有部日劇很火,黃西叫《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台譯:月薪嬌妻),沒關要我說:逃避不僅有用,係啦簡直太爽了。自卑

黃西《沒關係啦自卑》:逃避不僅有用,簡直太爽了!

首先我們要搞清楚什麼叫逃避。逃避太爽逃,不僅逃跑;避,有用躲避。逃避的本來屬性應該是動詞。

黃西《沒關係啦自卑》:逃避不僅有用,簡直太爽了!

比如,我們走在森林裡,遇到了老虎,怎麼辦?當然是逃避了,難不成還走上前去,微笑著拍拍老虎的肩膀,說:「嘿,哥兒們,你別吃我,我給你來段脫口秀開心一下?」這不實際。

所以,當我們逃避的是危險,那麼一切都無可厚非。

接下來要說到逃避的第二層意思了。

《現代漢語詞典》裡對逃避的解釋是:躲開不願意或不敢接觸的事物。這裡又包含著「不願」與「不敢」兩個意思。不願,包含著主動的意願,理由可以是不喜歡。例如,在咖啡館大聲談生意的,在街上隨地吐痰的(搞不好就吐到你身上),還有在大街上推銷的。

還有就是「不敢」,這是一種被動的表現,理由是害怕、恐懼。

人們不齒的通常就是「不敢」,覺得沒出息,於是把逃避跟懦弱畫上等號,而懦弱是自卑的典型特徵。

此外,逃避的方式有很多種。比如拖延症。

我兒子就有嚴重的拖延症,每次叫他寫作業,他就開始拖延,一會兒說要上廁所,一會兒又說肚子餓。有時候我冷靜一想,如果沒點拖延症,在現在這個忙碌的社會和學校,可能連遐想、做白日夢、發呆的時間都沒有。有時候我看他讀書太辛苦會提醒他:「是不是該上個廁所讓眼睛休息一下?」

有一種逃避是消費。

這點在女性身上尤為明顯。拿我老婆舉例,每次我看見她在手機上看網拍,就問她:「又在買東西嗎?」她通常頭也不抬,回答我:「不,我在逃避生活。」所以我建議網拍平台以後把「雙十一」改改名,不要叫「雙十一」了,就叫「逃避日」。要是每個月的信用卡帳單也可以逃避掉就好了。

有的男人會逃避家庭。

男人又想逃避工作,又想逃避家庭——早早下班後自己在車裡待兩個小時。我有個朋友,有老婆有孩子,下了班卻從不回家,要麼和同事們去唱歌打麻將,要麼一個人去健身房健身。實在累了要回家,就一個人躲在書房上網打遊戲。不過他最近好一點了,因為他發現自己老婆關注了楊永信(註)。

註釋:楊永信為精神科醫生和戒網癮專家。其使用電擊等手段強制治療網癮患者的行為受到媒體和網民的廣泛討論與批評。

逃避其實是人的常態,我們應該如何正確認識逃避與自卑的關係呢?

首先,我認為,逃避是人的本能。

人的本能是什麼?四個字可以總結,趨利避害。

有價值的、對我們有用的,我們就去追逐;對我們有害的、令我們恐懼的,我們就應該逃避。

這沒什麼可羞恥的。從這個角度看,逃避並不是懦弱,而是一種選擇,什麼對我們有利,什麼對我們有害,身體已經幫我們做出了選擇。

其次,逃避是一種自我保護,能減輕傷害。

撇開危險不談,逃避不願或不敢面對的人和事,也是一種自保。精神分析學派的創始人佛洛德曾經提出過一個概念,叫作心理防禦機制。他認為,人格結構包括「本我」、「自我」和「超我」三部分。

「本我」由先天本能、基本欲望組成,是儲存心理能量的地方,它尋求直接和立即滿足需要,只受「快樂原則」支配。「自我」是現實化的本能,在現實的反覆作用下遵循「現實原則」既追求欲望的滿足,又力求避免痛苦。「超我」是道德化的自我,表社會道德標準。

我們在電影電視裡面常看到,角色面臨抉擇的時候,腦海裡會出現兩個小人,一個是惡魔,一個是天使。惡魔教你放縱,人生苦短,天使勸你做一個高尚的令人羡慕和尊敬的人。惡魔就是本我,天使就是超我。你就是本我,即聽了天使和惡魔的話之後的你現實的樣子。

比如我經常晚上12點突然想吃炸雞喝啤酒,腦子裡出現兩個小人,一個說:「痛快吃喝,人生幾何?」另一個小人呢?是個啞巴。減肥很難。

「自我」通常很難既滿足「本我」和「超我」的要求,又符合現實原則,它必然會遇到一些挫折。

為了減輕恐懼、焦慮、緊張等心理壓力,使機體免受損失,個體就用投射、昇華、文飾、自居、壓抑等行為方式來應付挫折,這就是心理防禦機制。

由於每個人的個性特點和遭遇挫折時的情境不同,採用的防禦機制也不相同。

心理防衛機制的積極意義在於能夠使主體在遭受困難與挫折後減輕或免除精神壓力,恢復心理平衡,甚至激發主體的主觀能動性,激勵主體以頑強的毅力克服困難,戰勝挫折。

上面這段話有點學術性,翻譯過來的意思就是,想開點,不要硬碰硬。

我一直覺得人的內心就像是一台精密的儀器,而且是精密的玻璃儀器。你不得不拿來使用,但同時也需要保護它以免輕易受損。每一次硬扛都可能是一次過度損害,一旦造成無法修復的心理疾病,那麻煩就大了。

很多直男追女孩的時候不知不覺就硬著來。看見喜歡的女孩就問:「跟我交往好嗎?」女孩當然說不行。男孩可能好久都不會再有追女孩的勇氣。如果先逃避一下你相貌平平、才能不出眾的現實,和她交個朋友,然後再找機會表白,既能保護自己脆弱的心靈,也能保護你在女孩心目中的形象。

此外,我認為,逃避不過是別人對你的看法,甚至是一種誤解。

大家都知道,我以前在美國從事生物科學,在很多人看來,那是正業。後來我開始不務正業,說起了脫口秀,於是包括親戚朋友在內的很多人都會覺得,黃西放棄了自己的人生,他在逃避。他們看不到我為成為一名脫口秀演員所付出的努力,我每天早上爬起來去寫段子,獨自對著鏡子練習表演。